数字报刊平台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72 邮发代号:61-41 总编辑:李晨赵 Email : xnsbshe@126.com
第07版:副刊
内容详情 2021年06月09日 返回该版首页

在失落中开出花来 ——郑小琼《深夜去海边》读后感

在失落中开出花来

——郑小琼《深夜去海边》读后感

墨安(四川)

翻开《青年文学》2021年第五期的目录,看到小说版块头条的标题《深夜去海边》,我的好奇心顿生,脑里心中都在“鼓泡”,猜想谁会深夜去海边,和谁去?去干啥?着急慌了捧读,又有一种被作者郑小琼“耍”了的感觉:两个女人在阳光明媚的春日下午,坐在芯满楼粥店靠窗的位置上。一个满腹心事,欲言又止;一个心不在焉,抱着手机刷视频。在一座号称“世界工厂”的城市里,她俩与千千万万的外来打工人有何特别?是背井离乡来这打工十八九年?还是都离异了?说好的深夜和海边呢?

不过,我这个急性子并没有浮躁,读得敷衍。兴许是读多了“技术主义至上”的作品,太容易被郑小琼轻灵自由的小说语言所吸引。就如荤菜吃多了,看到酸菜就开胃。更兼得在几个月前,我就被郑小琼的短篇小说《事如秋雨来》(《中国作家》2021年第一期)提神过。我们川西坝子的几个写小说的人多次在茶聚时讨论其文学魅力,已耄耋之年的小说家张宗政先生激情难抑,还创作并发表了一篇读后感,大赞《事如秋雨来》是揭橥了人性之美的深度和丰富性的一篇佳作。因此,我对郑小琼的作品充满信任。

在渲染了粤式潮州粥店的用料生猛口味咸重后,郑小琼果然运斤成风,顺势带出油腻的熊五爷。他在微信聊几句,便让才认识一个半月的刘红勤答应晚上和他一起去海边玩。因为有张纪爱同行,他又“善解人意”地带上了一个靓仔。

在“分不清是大海在靠近天空,还是天空在靠近大海”的春夜,默契配对的男女在酒后“像远处的大海与天空相接处那样暧昧”。尽管四十多岁的熊五爷“后移的发际线、偏肥的身体、偏矮的身材、隆起的小腹”让刘红勤谈不上好感,甚至害怕张纪爱嘲笑她,但“人在异乡,一个孤独的离婚女人,有个人聊聊天,也还不错……”

然而,希望退却后,无言的失落随着夜色无边无际地弥漫。就像是刘红勤和张纪爱打工了十几年的城市,曾经繁华热闹的工业区正一个个消失;就像是留下她俩十一年青春的丽晶制衣厂,白瓷砖的围墙边长满了杂草,蓝漆厂门锈迹斑斑,红色的招牌上“厂”字不见了;就像刘红勤直到现在都想不通贾正刚把她追到手,在日子刚有点起色时会抛弃她,去喜欢另一个女人;就像张纪爱从吵闹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留住前夫……

郑小琼有深切的打工经历,写下过大量的反映打工人生活的诗作,《深夜去海边》虽然是小说,却真实地记录了两个遭受婚姻背叛和伤害的女人对未来的迷茫和彷徨。人在异乡,前途未卜,寂寞孤独,即便是一个谈不上好感的男人,都可以让刘红勤疑似遇到了爱情;张纪爱依然屡败屡爱,遇到喜欢的男人就愿意做一只扑火的飞蛾。

令人钦佩的是,郑小琼并没有板起面孔居高临下地指责和批判,而是带着温暖平视笔下人物。在小说的结尾,她写道:“车子开得越来越快,大海越来越远,只有明亮的车灯像两朵盛开的花一样,照亮黑夜。”我愿意固执地理解为,这是作者文心慈悲的自然体现,以诗一般的意象祝福刘红勤和张纪爱及所有的打工人直面现实,在“失落”中开出花来,照亮未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