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72 邮发代号:61-41 总编辑:李晨赵 Email : xnsbshe@126.com
第07版:副刊
内容详情 2021年06月09日 返回该版首页

芒种时节两头忙

芒种时节两头忙

马晓炜(安徽)

“芒种,是多么美的名字,稻子的背负是芒种,麦穗的承担是芒种……有时候感觉到那一丝丝落下的阳光,也是芒种。”这是林清玄的芒种。品味着作家清新诗意的文字,我仿佛已置身故乡热火朝天的芒种时节,与父老乡亲一起挥汗如雨,“栽秧割麦两头忙”。

芒种开始,田野里弥漫着成熟的麦香,温热的风儿吹过,翻滚的麦浪舞动成一片金色的海洋,一望无际延伸至天边,夏收、夏种、夏田管理的繁忙景象也因此呈现了出来。成熟的小麦要收割,若赶上阴雨天,容易扑倒、发芽、霉烂,为了不使快到手的粮食毁于一旦,家家户户必须抓住短暂的晴好天气抢收。

清晰记得,那时天才刚麻麻亮,一家人伴着布谷鸟清脆的鸣叫声,裹一身长衣长裤,拿着镰刀急忙赶往麦田。偌大的麦田,在一次次弯腰左手揽麦,右执镰用力后拉中,将麦子一片片割下,密密匝匝摆了一地。无论老幼,明明累得腰痛,腿酸,掌心起泡,可个个斗志昂扬,劲头不减。

一块田里麦子割完后,立即人推、牛拉的,把麦子运到场里,均匀摊开后,吆喝着牛马拉起吱扭吱扭的石磙、石磨,或在拖拉机的轰鸣中,开始打场。麦粒脱下后,大人们将麦秸刚刚翻堆在一旁,我和小伙伴们争相在麦秸堆上打滚,捉迷藏,或蹦迪,闻着麦秸散发出的清香,别提玩得有多带劲了。嬉笑打闹中,不觉已是虫鸣蛙叫,星辰漫天,大人们撑起一盏盏昏黄的马灯,手持木锨一锨接一锨迎风扬麦了,木锨翻飞,麦糠灰尘漫天飞舞,丰收的喜悦顿时把夏日的夜晚撩拨得热气腾腾。

麦子抢收完毕,遍地裸露着鲜亮的麦茬,正在召唤乡亲们赶紧播种。这时,绿油油的棉花苗、西瓜苗和红芋苗等迫不及待需要移栽,黄豆、玉米、花生等种子也急着与土地相拥。“芒种不种,过后落空”。全村上下根据自家所栽种的庄稼,有的全家齐上阵,有的兵分多路,打响了声势浩大的夏种秋收战役。

于我而言,这时牵着牛,跟着父亲忙着在田里犁地,待水灌满后,开始耙地,一块块麦田,在我们的平整下,变得好似一面镜子,静静地横陈在阳光下。而母亲那边带着弟弟们在秧苗池里,忙着将稻秧苗拔下,捆扎成一个个秧把。

插秧开始了,起先还觉得新鲜,可当从清晨忙到暮色四合,不停地弯着腰,从田的这头到田的那头,倍感腰酸腿疼,连腰好像都直不起来了。但每每想到手中的一把新绿,到了秋天,就变成金灿灿的稻谷和喷香的米饭时,所有辛苦便一扫而光,振作起精神,将生活的愿景欢快地植入泥土,让其尽快沐浴夏日的阳光慢慢生长。

如今,许多年过去了,我对母亲当年插秧教唱的童谣依然耳熟能详:“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因为插秧的动作要领是倒退着的,为的是秧苗向前铺陈开来。至今吟唱,对我仍是莫大的启迪。

芒种是夏收,也是播种。眼下,现代化机械已取代了传统的耕种模式,可在一收一种忙碌间,芒种蕴藏的朴素内涵却从未改变:只有用心耕耘,才会有沉甸甸的收获!种地如此,人生亦然。